青末绿~贪嗔笑痴狂家的

【all兴】守夜人18.0

感谢我的小天使。非常棒的生日礼物。真的谢谢!

贪嗔笑痴狂。_青末绿家的:

食用注意事项:


超能力paro


狍子登场确认


有几只小天使一直给我留言,比心


不虐(看我真诚的双眼)


没肉(要优雅,不要污)


没存稿,欢迎捉虫。


私设如山。如山。山。


人物或许OOC,毕竟带有我的主观想象。


 


生日快乐。@青末绿 


本来说好下午但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在外面拖到了深夜,肥肠抱歉【跪


只有字数能弥补了QAQ


 


18.0


Ready?


哥哥,你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Action!


 


鹿晗最后还是收下了那张招待券。


因为眼前这个总给他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的男人说:“你不是想见到某个人吗?现在我可是把机会送到你面前了。”


尽管百般疑惑,然而鹿晗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估计是不会给他解释的。而且有一件事他无法回避——他确实很想见到某个人。以和平的方式。


 


鹿晗走后。


“真是……我的‘暗示’到底为什么要用在这种地方啊啊啊——”男人仰头,郁闷至极,“差点以为要把半条命搭进去,没想到还有这么好骗的守夜人啊。”


 


他换了姿势,趴在电脑桌前面,看着被他“暗示”过的邮递员的反馈邮件:


“招待券已经送到,总数为十四张。”


 


嗯?十四张?现任守夜人不久是九个而已么?


懒散又邋遢的男人突然来精神了,心想幸亏我暗示那个邮递员先问对方旅游的人数再给招待券。唇角玩味的笑意仿佛可以预见到,被夜游者打扰了的、守夜人阁下们的度假,到底多精彩了。


 


 


 


送哥哥们去到预订好的酒店稍作休息,顺便吃个午饭。


席间,哥哥们把一味醋鱼移到了张艺兴面前,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某只小狐狸瞬间变回小绵羊,苦着脸嘟囔自己并不爱吃鱼。


 


“来一块,你就来一块。”坐他右手边的黄渤一筷子戳到醋鱼最少刺的鱼腩部位,还细致地看了看,肯定道:“这块没刺。吃一块。”随后把鱼肉放在他碗里。


 


几位哥哥们都好整以暇地拿着筷子、满脸兴味地围观。


Kai欲言又止。


 


共处了这么久,成员之间有些生活习惯自然是知道的,他们家艺兴哥不爱吃鱼,偏爱辣椒炒肉;但是眼前这几位显然也是知道的,然而看他们的表现,显然经常跟艺兴哥这样相处,像是家长和自家宠爱的孩子,看着孩子哪怕不喜欢也要吃下去的可爱表情就会很开心的家长和就算不喜欢也乖乖吃下去的小孩。


 


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可爱表情。


 


看着张艺兴乖乖地捧着碗吃下鱼肉,Kai感觉他们以后或许可以多做些他不太爱吃的东西。


这个样子真的太乖了——有些小委屈似的皱着一张脸,然后发觉嘴里的食物好像比想象中好吃,眼睛突然发亮,喉咙里发出一个上扬的语气助词音。


 


在成员里,张艺兴会自觉地把自己分到“哥哥”那一方去,所以这样可爱的、萌到让人捂心口的样子分外难见。


但是在这六个人中,他是老幺,是备受关爱的弟弟。这种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人的“撒娇”貌似……很有让人难以抵挡的奇特魅力。之所以加双引号,大概是本人从没意识到自己在撒娇。


 


“好吃吧?”黄渤笑眯眯地看他,又夹给他一筷子。


“嗯嗯!”


 


 


 


在Kai和男人帮愉快用餐的时候。


这个世上总有些人在搞事情。


 


吴世勋已经是褪去稚气的青年模样了。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些少年难以掩饰的心性,撅起下唇满脸的不高兴,兴致缺缺地拿着筷子戳自己碗里的米饭,一副食不知味、满腹心思的样子。


陆陆续续回到家、入座用饭的成员们看着空下来的两个座位,了悟今天大概就是Lay哥跟Kai一同出去接机的日子。


 


表情管理不到位者,具体请参考吴世勋。


 


一屁股坐在吴世勋旁边的朴灿烈稍稍把椅子拖近一点,一脸纯良地拿起饭碗开始吃饭。然后在倾身夹菜的时候,那个火红色的脑袋似乎正好在吴世勋面前。


等他夹完菜,吴世勋的表情陡然一变,嘴角仿佛抑制不住地上扬。甚至要拿起碗作吃饭状来掩饰。


 


这么明显。你当我们瞎了吗。


目睹了一系列表情变化的Chen跟伯贤,在收回目光的时候眼神相撞,然后瞬间统一战线决定赶紧吃饭,跟上去看热闹或者补刀。


 


……一出大戏。


心情复杂的大哥xiumin和队长suho以及D.O.,全程围观了这四位的眼神大戏。


然后看着最先吃完饭、把碗往桌上一撂就跑的世勋和灿烈一溜烟儿奔向玄关,随后同样把碗一撂紧跟在后的Chen和伯贤也身姿矫健地奔出了留守饭厅三人组的视线范围内。


那一句“Lay说晚上带那几位大哥跟我们吃饭”哽在喉咙,引发了一种叫做“心累”的疾病。作为最先知情并被拜托转告成员们的三人,扯了扯嘴角,保持了相当和谐的缄默。


 


吴世勋和朴灿烈一跑出门,便看到了早早等在不远处的出租车。


把需要付账的副驾驶座留给了朴灿烈,吴世勋拉开后车门窜上去,正打算关门的时候,被飞速赶上来的Chen和伯贤拉住了车门;于是原本还算宽敞的后车座,瞬间挤进来三个人。


想要赶人下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灿烈和世勋不用商量就妥协了。


 


灿烈上车之后,张口就是一个地名。


自然又果断的样子,撩动了后排三人的某根敏感神经;但是似乎灿烈也有好奇的事情,他开口问道:“你们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么?怎么就跟上来了?”


 


“……是去找Lay哥吧。”Chen和伯贤几乎同时答道,面对灿烈小小的讶然,两人腹诽:能让重度双标的忙内瞬间变脸的,也只有他们家Lay哥了。


 


想到张艺兴,向“Lay”葵Chen立马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你怎么知道Lay哥现在在哪?”


 


因为Chen的发问也抓到了重点的伯贤和世勋目光灼灼地看过来。


 


“傻笑是没用的!赶紧说!”


“……我发讯息问Lay哥的啦!”


 


抢过某红发青年的手机,一打开屏保界面就是信息界面。


——Lay哥!你吃饭了吗?现在在哪里?


——正在吃饭  不过  很快吃完了  现在  在酒店餐厅


——那待会呢?可以来找你吗?


——好啊  待会  去商业区  来了  给我打电话


——好好好!


 


居然秒回。看了一下每天短信后面的时间,斜眼望向抢回手机的灿烈的三人,目光都有点意味不明。不过换到自己的角度,在座诸位,估计都是秒回。


 


 


 


跟哥哥们吃完午饭,准备带哥哥们就近到酒店附近的商业区逛逛的张艺兴遭遇到了危机。


 


许是周六的原因,人流量多得可怕,近乎摩肩接踵的程度。然而在他望而生畏的时候,突如其来地出现一拨人,流水一般裹挟着他在人流里身不由己地腾挪。


等他反应过来,原本跟他走在一起,站在街口的五位哥哥和Kai竟然都找不着了。


不过短短数十秒。


 


但是青天白日的,也没什么好怕的。


镇定下来,便打算拿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确认自己的位置。可是令张艺兴油然生出一种“不是吧”的无语感的,是他连号码都没拨出去就黑屏自动关机了的手机。


 


张网民悲愤,不就是在酒店里吃完饭多打了两局游戏嘛?!


 


把手机塞回兜里,准备走到他们原先被冲散了的街口的张艺兴,感觉腿上突然多了一个诡异的重量。


他低头一看。


 


一个穿着简约的洛丽塔式蕾丝裙的小女孩,正抱着他的大腿,仰着小脸看他。对小孩子几乎没有抵抗力的、迷之受孩子们欢迎的张艺兴同学,懵逼脸地四处张望,没发现有像是小女孩亲属的人物存在,甚至也没见到有着急找孩子的人。


于是他只好乖乖地站回原地,用温柔到让人骨头都酥掉的汽水音来安抚他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刷新出来的“大腿挂件”。


 


好不容易劝她松开了手,女孩却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他蹲下身,仔细打量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她戴着精致小礼帽的头饰,脸上没有化妆,是天生漂亮和精致的瓷娃娃,带着浅浅的笑;身上的裙子做工精致,米白和棕色的搭配使得她有种奇特的温和气质,恍若一个小小的淑女;脚下是白色棉袜和锃亮的圆头皮鞋。


 


太精致了。


精致得不像个会来商业区逛街的老百姓。


 


“小妹妹,”张艺兴把衣角从她手中拿出来,发觉女孩的手指抓得比他想象更紧,在他扯开衣角的时候,女孩的手指竟然有一个像是痉挛一样的、想要抓住什么的动作,于是他伸手握住了女孩的手,“你叫什么名字呀?”


 


女孩只是笑。


 


“……不能告诉我吗?”张艺兴蹲下,抬着眼眸作出委屈的样子。


 


女孩收敛了笑意,小大人似的抿唇,走近了一步,微微低头和他额头相触。女孩的亲近仿佛有种安抚的意味,原本就不是真的委屈的张艺兴马上道:“好啦,不说名字也没关系。你的……”


 


“哥哥,我想和你说话。”


 


还未等张艺兴说完“你的爸爸妈妈在哪”这句话,女孩和他维持着额头相触的动作,她的眼眸直直地注视着他,眼睫几乎忘了扇动。


她的声音不似他想象中是软软糯糯的女孩子的声音,清冷如玉石相击,一字一句,仿佛是一个大人一般在跟他对话。


 


 


 


精神世界里,在一片黑暗中,似乎倚靠着什么东西双手枕在后脑的Lay浅眠的时候,一片黑色荒草的草原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远处的一线红光,把那张漂亮的脸模模糊糊地呈现了出来。


 


死寂的空间里,那清清冷冷的声音恍若雷鸣:“哥哥,我想和你说话。”


 


Lay倏然睁眼。


同时漆黑的世界里,慢慢出现了两只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像是有个可怕的生物正在苏醒。那两只眼睛就在Lay的身侧。压抑的、属于王的鸣叫,因为被打扰了长眠而升起了怒意的野兽,随着能够令大地震颤的脚步声,逐渐在黑暗里显露身形。


 


那是……龙。不是虚构的东方或者西方龙,是真正在历史上存在过的强势者,食物链的顶端的龙,霸王龙。


 


女孩的眼神里出现了惊叹。又是不属于小女孩的神情。


 


原本像是漂浮在黑暗中的Lay,竟然是躺在龙首小憩。


 


那头暴戾和杀伐之气酷肖主人的霸王龙,此刻缓缓俯下高傲的龙首,Lay跳了下来,走到了女孩面前,饶有兴趣地说:“你想说什么?”


 


能够无声无息地入侵他和张艺兴的精神世界的人,他还没见过。不过,他不知为何,却直觉眼前这个绝对不简单的小女孩没有敌意——或者说,现在没有敌意。


 


女孩抬头露出了一个很轻的、却足够诚挚的笑,“你想成为守夜人吗?”


 


Lay呼吸一浅。


 


女孩歪头想了想,似乎想起了一些有趣的、甜蜜的事情,笑得更甜地补上了一句话:“哥哥,你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直接得像拿肉去引诱恶狼的无知小鬼。


但不可否认,这个诱惑简直正中靶心。


 


 



 


Cut!


艺兴宝宝的断句是萌点!


感觉学得不太像hhhhh


不会取地名_(:зゝ∠)_


 


还有就是答应了我家那位的


给Lay大人配置的霸王龙wwww


其实这是生日礼物但是对不起是我的关系拖到了一点QAQ


 


嗯……


某个小孩是很重要的角色哦。


至于是怎么样的存在,大家可以猜猜看,这次就算是我家的那位我也不会剧透的。


就是这样有骨气

评论(5)

热度(99)

  1. 海与迟落梦贪嗔笑痴狂。_青末绿家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