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末绿~贪嗔笑痴狂家的

【灿兴】夏天的味道

小兔叽与小王叽:

      你说——夏天,是什么味道的呢?










      夏天的味道,是T恤衫上的汗酸气。




      结束一天的行程,其他成员都各自在房间里休息打闹玩游戏。张艺兴冲了个凉水澡,窝在沙发上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懒洋洋地换了半天的台,终于找到一档并不那么好笑的综艺节目。


      电视机的声音不过是玩手机刷微博时的背景音乐。他侧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百无聊赖地浏览着新的微博消息,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片和文字跃动在手机屏幕上,却一点也没能进入他的眼帘。


      “Lay哥——”


      张艺兴闻声回过头去,只见站在门口的朴灿烈双手拉扯着自己的衣角,不住地扇着风试图为自己降温,而后双腿一迈挤在他的身旁躺到沙发上。


      “好热啊哥——”


      朴灿烈耷拉着眼皮埋怨着,又摸索到桌上的空调遥控器,确认已经调到了最低室温,才往张艺兴身上蹭了蹭,双腿随意地架在沙发扶手上,摆成毫无美感的姿势慵懒地纳着凉。张艺兴又无奈又好笑地轻叹了一声,决定不指出对方这种一边喊着热一边却又往他身上凑的行为。


      手机不知何时脱了手掉在沙发上,屏幕也渐渐暗了下去,电视机不断变换着画面,传出纷乱嘈杂的声响,空调的凉风呼呼呼地往外吹,节奏缓慢而矜持。张艺兴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电视机,思绪却一直往挤在身旁的朴灿烈身上跑。


      朴灿烈似乎刚刚结束了一顿闹腾,来不及洗澡,身上的T恤还透着一些生理盐水的湿意,大夏天下大男生咸涩的青春气息在空调风的吹拂下悄然蔓延了整个客厅。


      这样的气息并不让张艺兴觉得难受。反而令他想起了当练习生时没日没夜的训练,以及他们无数个相互鼓励相互扶持并肩奋斗的晨昏。疼痛而艰涩,却也烙印着无法言喻的幸福。


      朴灿烈似乎有些累了,把头窝在他的臂弯里,眼皮不住地打着架,还不时地呵着瞌睡的欠。张艺兴抬手挠了挠朴灿烈尖尖的耳朵,又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把他拍醒了才推搡着让他去洗澡。


      “臭死了,快去洗澡。”


      朴灿烈不情不愿地起了身,嘟着嘴跑回了房间。不一会儿又抱来了一只巨型轻松熊玩偶,一把搁在张艺兴身旁的位置上,还义正言辞地宣示道:“这是我的位置哦,我洗完澡就回来。不能让其他人坐了哦。”


      “......好。”张艺兴又是无奈一笑,把那句“其实我是看你困了才催你去洗澡”咽了回去。




      紧闭门窗的空调房里依旧弥漫着朴灿烈身上咸涩的阳光气息,室温凉薄入水,却也浸染了一整个夏夜。










      夏天的味道,是洗发水的柠檬芳香。




      电视机上的综艺节目一个环节过去的功夫,朴灿烈便已经冲完澡还把头发吹了八成干,急匆匆地跑回了客厅,把心爱的轻松熊随手抱到另一张沙发上,割据地盘挤回了张艺兴的身旁。


      其他成员并未出来客厅活动,长长的沙发这头挤了两个人,那头却空了一大段。朴灿烈挨着张艺兴坐了不一会儿,便得寸进尺地枕着他的大腿侧躺下来,面朝电视机饶有兴味地观看对方正在看的节目。


      是笃定了他不会嫌弃地推开他么?


      张艺兴垂头望着枕在自己腿上的弟弟,不自觉地伸手摸起了他柔软的头发。


      染得绯红的发丝上还带着几分湿意,张艺兴的指尖轻柔地穿梭在他的发间,漫无目的地抚摸着,似乎要把水气拭去。朴灿烈用的洗发水带着柠檬的芳香,清新而自然,像灌满了一整个夏天的凉风。


      “灿烈——”张艺兴不着痕迹地把躺在掌心的一根头发丢到了地上,顿了顿还是决定说出口,“以后别老是染头发了,对身体不好。”


      朴灿烈蹭了蹭他的双腿,对他隐晦的劝告了然于胸,却毫无忧愁地轻笑起来。


      “Lay哥,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像迟暮的你在为年迈的我挑白头发?”


      张艺兴为他暧昧的话语漏了一拍心跳,随后又佯怒地拍拍他的头嗔怪道:“没正经。”


      电视机上的综艺节目似乎播放到了尾声,嘉宾们拍手欢呼着游戏的落幕。但观众的注意力和心绪显然早已离了电视机,以至于播放了半天的广告也无人换台。张艺兴轻轻抬了抬自己的腿,半晌才低声地抗议道:“灿烈......腿麻了。”


      朴灿烈闻言打了一个颤,似乎是被他突然的言语从浅眠中惊醒。又转过脸来探询地打量了他一眼,才“噌”的一声从他的膝枕上起身,抱起他被自己枕得发麻的双腿,不得章法地揉捏起来。


      “哎哟喂......别......”张艺兴缩着双腿试图逃离他的触碰,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中文的喟叹。前些天同他学过这句感叹词的朴灿烈嘴角一勾,模仿着他的语气捏着嗓子轻声附和起来,手上的动作却更加紧凑起来。


      透过长裤,从小腿开始揉捏,路过膝盖继续往上,是久经锻炼的肌肉紧实的大腿。再往上一些,就显得暧昧而轻浮。朴灿烈用手臂圈住了他的腿,无视他的反抗力度适中地揉捏着,为他驱散酸麻的不适感。


      张艺兴挣扎的动作慢慢轻了下来,最后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识。眼前低着头为自己揉捏双腿的人脸上是只有舞台上能见到的稳重而坚毅的神情,像在对待着最为珍视的事物。




      朴灿烈发间的柠檬香气沾染了张艺兴的指尖,分子又轻缓地跳动到他的掌心,手腕,肩膀,下颔,直到漾开在他的鼻尖,绽放了盛夏绚烂的草木与繁花。










      夏天的味道,是薯片沾染的蜂蜜黄油的甜香。




      等朴灿烈抬眸去看时,被自己摁住双腿的人儿脸颊早已烧得发红。朴灿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怔怔地望着他抿着酒窝的脸颊,半晌才讪讪地松开他的双腿,而后难为情地挠起头来。


      没有人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朴灿烈努力驱动着自己的大脑,终于灵机一动,跑回房间拎了包他俩最爱的蜂蜜黄油薯片来,献宝似的捧到张艺兴面前。张艺兴轻笑一声,钻进厨房洗了手,又从冰箱捞出两罐旺仔,挨着朴灿烈坐回了原位,换了电视频道吃起薯片来。


      “唔......今天你的电影上映了吧。”张艺兴一手捧着包装袋,一手往两人的口中送着香脆的薯片,咬着薯片口齿含糊地说道,“可惜这边没有上映......不然就能去看你的作品了。”


      朴灿烈为他竟记得自己电影的上映日期乐开了花儿,弯着眉眼咧开嘴直傻笑,又不着边际地炫耀起来:“对了,哥。电影里的我也代言了蜂蜜黄油薯片哦。”


      “哦?那拍电影的时候是不是有吃不完的薯片?”张艺兴的双眸因而泛起了晶亮的星光,转而又不满地抱怨,“我去探班时你可一片都没给我吃——”


      话音刚落嘴里便被送进了一片香甜的薯片,张艺兴侧过脸来望望屈起双腿讨好似的巴望着自己的大泰迪犬,咬碎了薯片吞咽下去后,又张开唇齿等待对方的下一片贡品。


      “啊——”朴灿烈捏起薯片,哄小孩吃饭似的喂着他,还发出了令人羞耻不已的配音。为此,朴灿烈毫不意外地遭到对方一记不痛不痒的敲头攻击,接着又张着嘴等着对方回喂一口。


      “要吃自己拿。”张艺兴撅起嘴撇过了头,继续看起电视来。不被回应的朴灿烈只得巴巴地把下颔搁在他的肩窝里,撒娇似的蹭了起来。


      “哥——”


      “哥——”


      “哥——你喂我嘛......”


      张艺兴瞥了一眼即将见底的包装袋,忍着笑把最后两片薯片送进了自己口中,又洋洋自得地冲耷拉着脸的大型犬扬了扬空呼呼的袋子,还挑衅地仰起脸挑了挑眉。


      不料没等他多得意几秒,捏过薯片的左手便被朴灿烈抓了过去,随即一阵湿润而温热的触感沿着指尖急速蔓延到了大脑皮层。


      他的手指,被朴灿烈含在口中舔舐了起来。


      不仅捏过薯片的左手拇指和食指,连带其它三根手指,也一并被对方尽情地舔舐着。


      湿润的指尖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舌尖极具侵略性的触感,指尖,指节,指缝都被轮番蹂躏,柔软的指腹还被不重不轻地啃咬了好几口。张艺兴呼吸一窒,瞪大眼睛望着正埋头蹂躏自己的手指的朴灿烈,一时竟忘了反抗,只能听着大脑中的嗡嗡声响和心脏传来的嘈杂律动,怔愣地微张着唇。


      电视机屏幕的画面换了又换,空调的凉风吹过一轮又一轮。节目的背景音乐和人物谈笑声不绝于耳却也半句都传不进两位观众的耳廓中。不知是他先抽回了手指,还是他先松开了唇齿,回过神来时,两人都被来源不明的热气蒸红了脸。朴灿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又艰涩地咽了咽口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




      “哥......薯片,是蜂蜜黄油味的。”










      夏天,是什么味道的呢?




      张艺兴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指,半天不能言语。直到手指又被那人牵了去,双腿又是一沉,才发现朴灿烈又躺回了自己的腿上。手指被膝上的人爱怜地攥在掌心,送到唇边轻柔地摩挲起来。


      脸上的热气,怕是一时半会散不去了。


      胸腔的躁动,怕是再也难恢复平缓了。


      “Lay哥......”


      张艺兴触电似的缩了缩手指,依是没能逃脱对方的爱抚,等待片刻才得到了下文。


      “哥......你的手指,真好看。”


      张艺兴终于急急地收回了手,慌乱地撇过头去掩饰自己局促不安四处游弋的眼神。枕在腿上的人却也不恼,又轻笑着说道:“哥,帮我发微博宣传一下电影好吗?”


      掌心被塞进了朴灿烈的手机。张艺兴红着耳根为他解锁了屏幕,轻车熟路地点开微博APP,寻了张电影票房的配图,思忖片刻一字一句敲下了一段简洁扼要却也不失活泼气息的宣传文字。


      点击发送后,张艺兴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为自己不自觉地带上了的“咯”的句末感叹词小小捏了一把汗。


      朴灿烈的粉丝们不会发现的吧。不会猜到是他帮他发的吧。


      但发现了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暂时还不愿意拆穿那个几欲破土而出的难以启齿的缘由。


      “过些天回中国,我一定会去电影院看你的作品的。”张艺兴放下了手机,说出了自认毫无破绽无可挑剔的话语。


      “不要,我们一起去看嘛。”朴灿烈嘟起嘴撒娇,顿了顿却又急忙回绝,“哎呀不行,还是别看了。别看了,别看了。”


      开玩笑,若是那段令自己的粉丝哀嚎半天的吻戏被他的Lay哥看到,他该作何反应啊。


      “干嘛呢,你那么努力,我一定要去看。”张艺兴不依不饶地反驳,终于在对方慌不择法的吹耳朵攻击下软倒下来,只得妥协求饶起来,“好啦好啦不看就是了哎哟喂你快停下......别......别这样了......”


      朴灿烈满意地停下了唇间的动作,却依然不松开揽着他双肩的手,黑亮的杏眼里泛着张艺兴读不懂的脉脉眸光。好一会儿,他才借势把头埋到张艺兴的颈间轻笑着,意味不明地感叹起来:




      “果然......是蜂蜜黄油味的呀......”










      我说——夏天的味道,是你的气息。










Fin.










      早起赶了篇新闻稿,出门前还剩下一些时间,就把昨天来不及成型的脑洞急急地写成了这篇粗糙无味的文字。


      依然抽不出时间看黑粉。




      希望黑粉票房大卖,两位小祖宗越来越好。


      身体,事业,还有感情。




      来不及检阅错字,润饰措辞。但愿不会给你们带来无法忍受的观感。笔芯。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