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末绿~贪嗔笑痴狂家的

【开兴】我丢失的那五年

彼西与年:

一、


张艺兴之前见过金钟仁几次。


圈内炙手可热的新人模特,张艺兴在助理随手放在沙发上的杂志封面上知道了这个名字,各大时尚品牌风向文章的标题零散又有序地排列在他的照片周围,倒是更像一些好看的点缀。


张艺兴这个时候就见识到金钟仁摄人心魂的吸引力,他的眼睛像月光下的黑曜石,足以勾起一阵索命似的心动。


张艺兴乍一看金钟仁感到似曾相识,却又越想越觉得自作多情。


“哥,公司要给你的新歌拍MV啊。”午饭时助理不经意地提起,张艺兴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翻找牛肉面中所剩不多的牛肉。


“我可不参演。”张艺兴眼尖地夹起最后一块肉片,心满意足地放入嘴里。


“你就是缺少曝光度!哥,说句实话,你这长相,如果愿意让公司好好包装,早踏上偶像模式这条康庄大道了…咱也不能一直这么小众是吧?再这样下去,你迟早沦为只能给人写歌的幕后英雄…”


助理唠唠叨叨地说着,张艺兴看着面前寡淡的面汤,顿时没了继续吃的兴致,他捏着桌角的纸巾,把其中一角卷起又松开,无聊得把自己都逗乐了。


“我就是希望好好写歌唱歌,”他淡淡地开口,“我没想这么多。”


餐厅中人来人往,餐具发出此起彼伏的轻碰声,听起来平凡舒服。


张艺兴转眼见面前的人气鼓鼓地瞪着他,这才嬉皮笑脸地赔笑道:“哎呦,我这不是怕我拍MV的时候紧张脸僵么?到时候粉丝没圈着,反而失了路人缘。”


助理被他的逻辑打败,泄气地说:“MV主角已经找好了,你就负责唱吧。”


“谁啊?”


“KAI,金钟仁,你认识吧?”


“没关注过。”


“你肯定知道的!我前几天还给你看过他的照片!”


张艺兴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那张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的脸。心脏某处被一个小人用拳头不轻不重地敲打着,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汹涌而出。


“…看得出公司这次对你很上心,咱好好红一把行吗?”小助理捏起拳头,准备给张艺兴加油鼓劲。


“啧,又不是生孩子,靠我一个人就行了…这还得看运气…”张艺兴咬着筷头毫不领情,在脑袋里寻找着过去的某个时刻中关于金钟仁的记忆。


直到两天后在摄影棚见到金钟仁时,他也依然在想。助理在身后着急地扯他的袖子,“哥,人男主角和你打招呼呢!”


“你好,你好。”太过沉浸于面前这张明明陌生却始终觉得熟悉的脸的回忆,张艺兴回过神时,看着金钟仁好笑地看着自己,没由来地红了脸,“我是张艺兴,关注你很久了。”他自觉失态地又补了一句。


“我也常听你的歌,艺兴哥。”金钟仁露出礼貌的笑。


是个完全没有爆红架子的新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如同真的是张艺兴的弟弟一般的亲密语气,于是这个笑柔和得竟让张艺兴突然有些心软。


就像回到了高中的操场上,他迎着扑面而来的阳光慢慢向前跑,刺眼得让他几乎睁不开眼,又舒适得让他舍不得闭上眼,身后有人追赶他,然后大笑着叫他,“艺兴哥!”


很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久到他已经忘了最后一次听到是在什么时候,久到他已经忘了最后一个这么叫他的人是谁。


张艺兴无视助理疑问的眼神,固执地在摄影棚内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现场一片嘈杂,工作人员来回走动,他看见金钟仁在灯板下听导演安排,认真的神情在这混乱中竟比杂志上更耀眼。


这时金钟仁转过头来对着他笑了笑,张艺兴愣了半秒然后对他竖起大拇指,算是个仓促的鼓励。他们就像认识了很久的老熟人,能够默契地用一个眼神或动作进行不咸不淡地交流。


小助理坐在他旁边打瞌睡,张艺兴突然觉得他摊上自己也挺不容易。一个毫无上进心的二线艺人,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面前纸杯里的热水冷了好几次,张艺兴几乎带上了耍赖性质地不愿意走。转头发现身后椅子上的助理不见了踪影,正准备起身去找,又看到他匆匆忙忙地小跑回来。


“哥,我妹妹生病住院了,我能请几个小时的假吗?”助理的手机紧紧捏在手中,屏幕灯还在亮着,脸色都变了。


“你快去忙你的,什么几个小时,你妹妹没好不许回来啊。”张艺兴对着他挥挥手。


“谢谢哥!”小助理的声音融入充满摄影棚的熟悉音乐中,很快消失不见了。


张艺兴刚把杯中的水喝了一半,拍摄就结束了,他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发现不知不觉就度过了一个下午。而这整整一个下午,他也只是看着金钟仁拍了一部MV。


换做以前一定会被归为浪费时间的事,此时的张艺兴却不愿意贴上虚度的标签。


“辛苦你了,谢谢。”张艺兴走到正准备换下服装的金钟仁面前,向他道谢。


“应该的。”金钟仁的眼里带着波澜不惊的笑意,然后拿过了张艺兴手中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我太渴了。”金钟仁看着他解释。


“…这是…我喝过的…”张艺兴惊讶得几乎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调。


“没事,我不介意。”他说。


金钟仁看着张艺兴若无其事地笑,他的眼睛里如同有着流动的波纹,温柔得像一潭水一样。


张艺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得手足无措,顿时失去了他该有的前辈包袱,结结巴巴地说出助理嘱咐他说的话:“你有时间吗?我…我请你吃饭…”


说的是以个人名义请客,实际上是公司的几个高层为金钟仁设的饭局。公司最近在策划新电影,总想找机会和金钟仁提男主角这件事,张艺兴也是吃饭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经纪人当了枪使。


他看金钟仁全程沉默寡言,对各种殷勤的问话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直到饭局结束却连一个不满的眼神都没有给他。张艺兴忍不住把经纪人拉到走廊上。


“怎么,我连知情权都没有了?”他压低声音生气地质问。


“金钟仁那边一直在推脱,总要找个机会和他坐下来当面谈。”


“你怎么知道我开口请他,他就一定会来?”


“帮你拍MV这事就是他主动提的,你说他会不会来?”


临走时,本来就不胜酒力的张艺兴因为经纪人的话更加迷迷糊糊,不但阴差阳错地拒绝了顺风车的邀请,站在街口打车时等了十多分钟后还只等到一个因为时间太晚而拒载的司机。


他正自暴自弃地准备走回家,一辆宝马M6却停在了路边。没想到车窗摇下来后是金钟仁的脸,张艺兴突然不敢去正视他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


“我送你吧,艺兴哥。”金钟仁打开车门走下到张艺兴身边准备去扶住走路跌跌撞撞的他,张艺兴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金钟仁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下了个决心一样拉住张艺兴的手把他往车上带。张艺兴的脑袋被酒精控制住,没做任何挣扎,只是在感到手部吃痛时忍不住轻轻“嘶”了一声。


金钟仁立马放开了手,不过此时张艺兴已经坐上了后座。


“我家…我家在如令公馆…你…你送我到门外…就行…谢谢…”张艺兴靠着背垫,阖上眼睛断断续续地说。


“…好。”


金钟仁从车内的后视镜中看到张艺兴清冷安静的面容,此时他的皮肤因为喝酒而泛着淡淡的粉红色。经过闹市区时浮华的霓虹灯光顽固地落在他的轮廓上,看起来让人感到安心舒服。


“快到了,”他小声说,“快到了,艺兴哥。”


金钟仁心里就像流入巧克力浆一样暖烘烘的,如同他真的是能够让张艺兴毫无顾忌地在他车上陷入熟睡的人。


金钟仁费了很大劲才让保安相信自己是业主的朋友并且不是坏人。他从张艺兴的衣服口袋里找出钥匙,期间张艺兴因为痒而发出撒娇似的笑声让金钟仁心猿意马。


当他把张艺兴的一切安顿好后,看着柔软的被子里眯着眼看向他,口中依然念念有词似乎在说着感谢他之类的话的张艺兴,迟迟不愿离开。


金钟仁去到厨房倒了一杯水猛地喝下,让他浑身发凉。在客厅坐了半响又回到张艺兴的卧室,黑暗中他看到张艺兴面对着他似睡非睡。金钟仁轻手轻脚地蹲到张艺兴的床前,把台灯打开时,看到张艺兴正迷茫地看着他。


“怎么了?”张艺兴的整个身体都埋在温暖的被窝里,只露出一张漂亮得仿佛易碎品的脸。


“艺兴哥…”金钟仁吞吞吐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张艺兴的睡意被金钟仁这句话驱散,他猛地坐起身,金钟仁悲伤的眼神瞬间打开了他的记忆闸门,心中锲而不舍的小人终于敲开了那座本就不算牢固的墙壁,铺天盖地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就像亚特兰蒂斯沉没在深海里一样厚重又突然。


“金钟仁…金钟仁…”他定定地看着金钟仁喃喃自语,“我原来真的见过你…”


二、


高一入学的新生金钟仁碰巧和高二的一个班同时上体育课,他顶着太阳光打量那边懒散的高二队伍时,又碰巧看到了张艺兴。


全校这么多班,每周这么多课,体育课撞在一起的概率多小啊。于是后来的金钟仁,即使埋怨过排正课课表的老师和他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也忘不了同时感谢他让自己有一个遇见张艺兴的机会。


想方设法弄到了张艺兴的微信,却纠结着申请词而不敢点那个“发送”的按钮。生怕下一秒打开屏幕只能看到系统的对方拒绝提示,为此吴世勋给了他不少白眼。


“加学长微信怎么了?你能不能有点学弟的架子。”


“学弟的架子是什么?”


“首先,你要觉得自己非常刚。”


“……”


最后还是颤颤巍巍地把手机给吴世勋让他帮自己看到底有没有通过。“你怎么了你?你在其他人面前不这样啊…”吴世勋嫌弃地解开屏幕锁,“喏,通过了。”


金钟仁觉得自己快疯了。


“卧槽,金钟仁,你别告诉我你喜欢他。”


“我只是欣赏…”


除了招供,嘴硬在任何时候都是弊大于利。


为了拉近距离,金钟仁不但千方百计和张艺兴找话题说话,甚至还向边伯贤请教聊天技巧。


“你聊天的时间分散一点,不要攒到某一天,一下子和人家聊到凌晨四点。”


“要领是什么?”


“脸皮厚。”


“……”


“你恋爱了啊?”


“没有的事。”


金钟仁渐渐地知道了张艺兴喜欢音乐,以后想当歌手。


“娱乐圈,那会很苦吧。”


“其实我把音乐当成是一生的事业来奋斗。”


“有梦想真好,祝你实现梦想,艺兴哥。”


“你不是说你跳舞的吗?”


“…我就业余玩玩,没当真。”


金钟仁没说的是,他爱舞蹈不比张艺兴爱音乐少,只是因为舞蹈而进入娱乐圈的人少之又少,他害怕自己专攻舞蹈却只能落得平凡人的人生。


他要的不只是舞台,而是有张艺兴的舞台。


“咱们聊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就知道我是你的学弟就行了。”


“那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吧。”


“…好啊,下次体育课,我去找你。”


金钟仁总是会想,如果他真的和张艺兴见了面后,他们的故事会如何发展。他算了无种可能,唯独没算那一种不可能。


那天阳光正好,金钟仁固执地认为张艺兴会觉得很舒服,微风干燥地拂过,把远处慢跑着的张艺兴的白色衬衣角吹出一个好看的角度。


那年的夏末,金钟仁似乎看得到张艺兴的笑在空气中流动,就像一种病态的空想,是一张掩盖金钟仁满腔爱意的假面具。


他对着手机屏幕匆忙地拨弄了头发,然后把手机拿在手里向张艺兴跑去,不远处的人愈发耀眼,像冰雪一样干净又像火焰一样滚烫。金钟仁开始笑,然后忍不住大喊出声——“艺兴哥!”


可他还没等到张艺兴回过头,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就打破了他的几乎是梦境一般的现实。


“钟仁啊,你爷爷病危了,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里,我已经看到你了,快回来和妈走。”


彼时,张艺兴转过身,只看到一个拼命向校门方向奔跑的身影。那个身影在途中突然停下,回过头时的一瞬间,张艺兴看清了他的面孔。


“艺兴哥,你要等我。”


这是张艺兴收到金钟仁的最后一条微信。


三、


通过玻璃的颜色去看世界,是清明澄澈的,哪怕是在夜晚,都仿佛可以看到天空或者街道中凝聚的灰尘。金钟仁低下头,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汹涌的勇气,压低了声音,就像从前让吴世勋帮他看微信一样颤抖着开口。


“艺兴哥,我们在一起吧。”


张艺兴睁大了眼睛,慌乱地做出金钟仁一定喝的比自己还多的判断,“就算我从前见过你,但我们也只认识了五个小时…”


“我喜欢了你五年。”


金钟仁抬起头,张艺兴看到他的眼睛在清澈的月光下盈满泪水。


“张艺兴,你什么都不懂。”


金钟仁放弃舞蹈而接受模特训练时的犹豫与决绝,金钟仁执意回国而选择帮张艺兴拍MV时的喜悦与悲哀,全都通过他此刻感性的眼泪流露出来。


金钟仁人生原本有无数条光明的通途,却在遇到张艺兴的一刻全都义无反顾地指向了同一个人。


张艺兴张了张嘴,一时不知如何去接受这份浩大而深沉的爱。


张艺兴一夜没睡,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公司,进到工作室把小助理吓了一跳,硬是要他重新补妆。


“我就请了一次假,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助理恨恨地咬着牙。


“对不起。”张艺兴闭上眼睛,仍觉得干涩得要命。


“待会儿经纪人带你去见高层,听说有重要的事。”


“随便吧。”张艺兴不耐烦地摆手。


在会议室中对着幻灯片昏昏欲睡,以为是什么新季度的发展规划,却没料到金钟仁中途推门而入,这才认真看清大屏幕上的文字是关于新电影的事宜。


张艺兴低下头,避开金钟仁看向他的深渊般的眼神,极具侵略感的视线刺激他的心跳加快。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可恶的负心汉,被金钟仁的深情捆绑鞭打,即使他从前毫不知情。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疑问的话,那咱们就尽快签合同吧…”主管看向金钟仁。


“我有一个要求。”金钟仁突然站起身说,“让张艺兴唱的歌做主题曲,要他原创的。”


主管看了后排的张艺兴一眼,舒展开笑容,“没问题,小事。”


电梯里经纪人难得一脸八卦地问张艺兴,和金钟仁是什么关系。


“高中同学,他小我一届,后来出国了。”张艺兴看着各楼层按键的颜色灯一个接一个熄灭,“我们以前在微信聊过天,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见过他。”


下电梯时经纪人还不忘了告诉他,要利用好和金钟仁的关系。


利用?张艺兴皱起眉,没有说话。


助理听说了这件事高兴得不得了,就差把金钟仁的照片裱起来供在桌上,张艺兴好笑地看着他说:“你真的这么想让我红?”


“废话。”助理总是搞不懂自家艺人的脑回路,“你老是这么淡泊,不是对不起我,是对不起你的粉丝。”


张艺兴用自己的账号找到金钟仁的微博,思前想后点了“关注”,却发现金钟仁其实早就关注了自己。


张艺兴的微博只有不到一百万的关注,发布的日常图片通常是点赞多,转发和评论少。


他的微博下面一直有一个没有头像的用户,看起来像是僵尸粉,却一直很活跃。认认真真地点评他的每一首新歌,认认真真地祝他每一个节日快乐,认认真真地在他发微博时给他加油鼓劲。


张艺兴突然觉得小助理的话有点道理。暂时把金钟仁这码事抛诸脑后,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我要红...


张艺兴下午回家时在楼下遇到一个捧着一簇玫瑰被保安阻拦不让进入的小哥,见到自己一脸欣喜地跑过来,“您是张艺兴吧,这是您的花。”


“我的花?”


“有人在我们店里订了花,让现在送过来,您收一下吧。”


张艺兴接过仔细一看,发现花瓣间的卡片上写着:你的男主角。听到小哥问是谁送的花,他哭笑不得地回答:“粉丝。”


睡觉前翻看评论,一眼就看到那个没有头像的账号,每天雷打不动地给他评论“晚安”。他忍不住点进他的主页看,只有五分钟前刚发的一条微博。


“收到今天的玫瑰花了吗?希望你能喜欢。”


张艺兴拨通了金钟仁的号码。


“喂,艺兴哥啊,我在拍戏呢。”


“我收到你的花了,我很喜欢。”他顿了顿,“金钟仁,你这是要干嘛?”


他注意到金钟仁走到了一个更安静的环境。


“我微博里没有头像的用户,是你的小号吧。”


“这是我自己用的账号,你今天关注的那个才是我的小号。”金钟仁低低地说,他的声音如同翻山越岭,然后穿过了重重迷雾,最终毫无保留地出现在张艺兴耳边,“我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和你说的机会。”


“我之前丢了你五年,现在我已经找到你了,就不想再弄丢了。”


“艺兴哥,你就让我追你吧,追到你答应我那天。”


“…快去拍你的戏…不正经…”张艺兴仓促地挂断电话,脸红得像是被烧过一样。


他以为金钟仁说常听自己的歌只是客套话,却没想到他真的一直在关注自己。


有什么东西渗透进了张艺兴的身体,就像他的生活中一直隐藏着一个甜蜜的魔鬼,一种静谧又强烈的感觉如影随形地纠缠着他。


张艺兴突然开始担心自己在这一刻就耗尽了余生用于感动的额度,从而下半辈子只能在屏幕上看到金钟仁。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想。


当你发现自己爱上某个人的时候,请不要炫耀,也不要宣扬,只需要安静地去爱。最好的爱情,无非是云淡风轻地在一起,因为时间才是最好的证明。


四、


一年后,金钟仁的电影大获成功。


虽然观众褒贬不一,但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肯定。张艺兴演唱的主题曲霸占榜单超过六周,让无数人注意到这个姗姗来迟,却终于开始熠熠生辉的音乐才子。


张艺兴出席不少典礼拿了很多奖,小助理处理通告时笑开了花,变得偶尔也舍得自己花钱给工作室的人买咖啡和蛋糕。


张艺兴在金钟仁生日时送了他一条围巾,冬季时通常会看到金钟仁围着这条围巾,手里提着两杯温暖的奶茶,对着他温柔地笑。


除夕那天晚上,张艺兴和父母通完电话,听到一阵门铃声。他拉开房门,金钟仁站在外面对着手哈气。


窗外的烟花在墨色的夜空中绚丽地盛开,巨大的光影与线条落在他们的脸上,显得热烈又灿烂。


“艺兴哥,我们走。”金钟仁走上前拉起他的手。


“去哪儿?”他问。


在过去五年中的日日夜夜,金钟仁都准备好了答案。


“未来。”

评论

热度(156)

  1. 老张的酒窝x彼西与年 转载了此文字